39小说网 都市言情 农家恶毒后娘她超凶 第258章 大展身手

最新网址:www.wxshuku.la

    又听李狗蛋的爹先开了口,顺势也就托请他明日里来帮忙,这一摊子的事情就全委托给他了。

    李狗蛋的爹自然拍着胸脯满口答应不提。

    朱家老大和老二互相看了一眼,都颇有些后悔。

    不过面上还稳得住,也笑着说明日都会来帮忙的,让慕破军别客气。

    一路说说笑笑的,倒是不觉得累。

    回到村子里,将东西都给帮忙卸在了慕家的院子里。

    大家就都告辞回家去了。

    沈佳言留他们吃饭,他们也都不肯,只说先将自家买的东西拿回家去,将家里的事情安排好了,一会子就带人来帮忙。

    等到出了慕家的大门,朱家老大和老二离得近,几步就回了家。

    一进院子门,朱家老二的脸就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刚好朱家小妹从屋里出来,迎头碰上,怯生生的露出一个讨好的笑容来:“大哥,二哥,你们回来啦,怎么没看到大嫂——”

    话还没说完,朱家老二就冷哼了一声:“托你的福,大嫂现在只怕还在镇上呢!”

    说完,甩手就进了自己的屋子。

    朱家小妹眼睛含着一泡泪,要哭不哭的看着朱家老大:“大哥,二哥这是哪里受了气,朝着我排揎——”

    朱家老大看着朱家小妹这模样脑瓜子就疼,摆摆手:“有那哭的闲工夫,没看到我跟你二哥才回来?也不知道问问我跟你二哥吃了饭没有?要是有中午吃剩下的,去热一热,给我跟你二哥端来总会吧?你也一把年纪,又不是两三岁的孩子,这点眼力见都没有?”

    “再说了,你二哥说你两句,怎么就使不得了?就成排揎你了?他也是说实话,你也好意思问你大嫂?若不是你的缘故,你大嫂用得着这么冷的天去镇上求爷爷告奶奶的,去找那被你剪坏的料子?”

    朱家小妹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,又是委屈,又是难过。

    里头朱家老爷子和老太太听到了外头的动静,老爷子皱着眉头敲了敲烟袋锅:“老婆子,你去外头去,把闺女叫回来!快过年了,成天哭天抹泪的,咱们做爹娘的也就罢了,那哥哥嫂子看了不闹心?”

    朱家老太太忍不住就道:“老大和老二这是心疼他们的媳妇呢!不然好端端的回来,就给咱闺女甩什么脸子?不过就是一点衣服料子,到底要僭多少过?”

    朱家老爷子瞪老太太一眼:“你有本事这话当着老大的面说去?”

    老太太缩了缩脖子,到底没说话了。

    沉着脸出去,将朱家小妹给叫进了屋,又让老三媳妇出来,去灶屋里给朱家老大和老二热饭菜去。

    朱家老大看自家老娘进屋去安慰小妹去了。

    跺跺脚,叹口气,进了正屋。

    朱家老爷子见了自己老大这脸色,就知道他有话说,示意他坐下。

    朱家老大一屁股坐下,好半天憋出一句话来:“爹,过来年,赶快寻个人家,将小妹给嫁出去吧!”

    朱家老爷子沉下脸来:“怎么?留她在家里,碍着你们谁的眼了?还是你媳妇在你耳边说什么了?”

    朱家老大苦笑着抹了一把脸:“爹,你这话说得就伤人心了!孩子他娘是什么样的人,这么些年,你们能不知道?别的不说,就说今儿个,到现在她还在镇上,为了给小妹擦屁股收拾乱摊子忙活,连口热水都没得喝呢!她还没委屈上,小妹倒是委屈上了?”

    “再说了,小妹这脾性,留在家里您就不怕?隔壁那慕家日子越过越红火,小妹要是万一哪天出门,又气不顺,说错话了,那咱们家几辈子的脸可就丢干净了?以后还怎么跟隔壁慕家相处?”

    “今儿个慕家那边要办酒席,按照我们两家往日的关系,不用我自己上门去,只怕人家都要来请我帮忙,去当知客先生。可出了这一档子事情,虽然人家慕家不知情,我心里却是发虚!就怕有一天被慕家知道了,那咱们一家子可没脸见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因此我倒是先退了,却让李大根那小子给捡了漏,白便宜他了!这也就罢了,为了自家妹子,这点事情不算什么,可回家来一看,小妹还是这样拎不清——”

    “儿子再疼妹子,可她终究要嫁人,成为别人家的人!总不能为了她,自家这一家老小都不要了吧?爹,您说呢?”

    朱家老爷子没说话,只埋头吧嗒吧嗒的抽了好几口烟。

    烟遮住了他的神色,好一会子,才开口:“既然这么着,这个年就别让她出门了!等过了年,让你媳妇也好,还是托人也好,给她寻一个远一点的婆家嫁了也好。”

    朱家老大这才放下心来,他心里清楚,别看自家爹娘疼小妹,可最疼的还是他们这几个儿子,涉及到根本利益的时候,肯定会偏着他们的。

    朱家这边的事情,别人自然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白氏天都擦黑了,才回家,结果自然是一无所获。

    又累又饿的回家,热茶没有一口,热饭没有一碗,小姑子就问那料子买到了没?

    听说没有,自己还没说啥呢,她倒是先哭了,好像自己对不起她一般。

    白氏只觉得心里腻得慌,若是往日她还要说两句场面话,哄几句小姑子。

    可今日实在没了力气,一句话都懒的说,连饭也不吃了,直接进了屋,躺在了床上。

    外头闹腾了一会,不知道老爷子说了句什么,然后才安静了。

    又过了半日,朱家老大才端了一碗热气腾腾的二合面条进来:“娃他娘,饿坏了吧?起来吃饭了!我让三丫给你下了一碗面条,下头还卧了一个荷包蛋,快趁热吃——”

    白氏翻身而起,鼻尖通红,说话也瓮声瓮气的:“你让三丫给我做面条,没人说闲话?”

    朱家老大将碗筷递到白氏手里:“谁敢说闲话?你且放心,有你男人在,看谁敢说你?”

    白氏啐了自家男人一口,埋头吃面。

    朱家老大坐在她旁边,这才慢慢的道:“今儿个你受委屈了!爹娘和我心里都有数!今儿个我也跟爹说了,等过了年,就寻个人家,将小妹远远的嫁出去也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白氏听了这话,吃面条的动作一顿,抬头看这朱家老大,好半日才说:“爹娘舍得?”

    朱家老大哼了一声:“总不能为了一个小妹,家里人都跟着受累吧?爹娘到底还是要靠着咱们这些儿子养老呢!就算娘糊涂,爹也不会糊涂的!爹已经同意了,过了年将人嫁出去就好了!”

    顿了顿才道:“只是还是要你再受一次委屈,那衣裳料子既然买不到,你去跟慕家弟妹说说,要么宽限到年后去,要么,咱们家赔点钱给慕家?说不得慕家那边大方,看在往日咱们两家的来往上,都不要咱们赔钱呢!只是又得让你去低声下气赔不是了——”

    白氏心中冷笑,说来说去,这事还是要落在自己头上。

    不过能得了准话,将小姑子嫁出去也算是好消息了。

    大不了舍了她这张脸,去给沈佳言赔不是就是了。

    心里虽然同意了,却不肯轻易答应,免得朱家人不当回事。

    拗了一晚上,到了第二天一早才勉强松了口。

    朱家人这才松了一口气,一大早几乎凝滞的气氛又活动起来。

    朱家老大和老二昨天都说了要到慕家帮忙,吃了早饭,和白氏一起,就赶到慕家。

    本以为他们离得近来得算早了,一进慕家的院子,里头已经满得热火朝天了。

    黄婆子昨儿个天还没黑的时候,就已经到慕家看了所采购的各色菜蔬,心里就有了数。

    跟沈佳言和慕破军合计了一会,菜单子就定了下来。

    昨晚大壮他们几个半大的孩子,将几条大青鱼已经收拾了出来,那半扇猪肉也都分切好了,排骨和大骨头都给剔了下来。

    五花肉和瘦肉之类的都切好备用了。

    全氏昨儿个就知道了今天需要的菜蔬,早上天还没亮,就满村里寻摸,将需要的菜蔬都买齐了。

    都是从自家菜地里扒拉出来的,新鲜脆嫩的大白菜,水灵灵的萝卜,碧绿清香的芹菜,还有嫩生生的小白菜,青翠的蒜苗,还带着泥土和未化完的冰雪渣,就被放进筐子里,抬进了慕家的院子。

    碗筷桌椅都是找人借的,碗筷盘子放在竹筐里,抬进慕家后,就有专门洗碗的婆娘接过去。

    热水早就烧好了,拿草木灰搅拌了,将碗筷丢进去刷新一遍,再拿热水一过,就干净了。

    桌椅也都有李大根找相熟的人家借了,帮着抬到了慕家的院子里摆放好。

    从凌晨三四点起,大壮和大嘴他们就起来烧热水,要烧够一天客人喝的茶水,还要预备灶下需要用的。

    沈佳言一来爱干净,二来舍得柴火,洗菜洗碗,都让大家兑了热水来洗,不然这么冷的天,用凉水洗菜洗碗,只怕手都要冻坏。

    虽然乡下婆娘在家洗菜也少有用热水的,都是冷水洗菜淘米,手冻得跟胡萝卜一样,好些还生了冻疮,都习以为常了。

    乍然让她们用热水,都有些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可这么冷的天,谁能抵挡住手放在温水里的感觉呢?

    更何况旁边还有个小风泥炉子,上头一直热着一锅黑糖姜汤,谁都可以去舀一碗来喝。

    一碗热辣辣甜丝丝的黑糖姜汤下肚,来帮忙的人身上都暖和了起来。

    人人脸上带着笑,干起活来都更有劲头了。

    因着慕家有五个半大的小子,别的干不了,打下手,端盘子上菜却是正好。

    而且他们还不像村里其他帮忙的男人,有时候还爱拿个乔,只要一喊就到。

    不说李大根觉得今天安排事情格外顺利,就是那些帮忙的女人们,也都轻松了些。

    只要叫一声,他们有空的就能来搭把手。

    黄婆子天刚亮就来了,那些肉和鱼之类的,都依照她的吩咐,切好了。

    难得有这些肉和鱼让黄婆子大展身手,她正在灶边忙活呢。

    今天的主菜,是五花肉炖萝卜片,虽然看着粗糙,可实惠啊!大块的五花肉,炒成透明的瓢儿状,然后下自家做的豆酱继续炒香,再放入切好的蒜白和萝卜片翻炒片刻后,撒上盐巴,还有酱油,最后加水煮上。

    最后出锅之前,撒上切碎的青蒜苗和香菜末,香得不得了。

    本地的萝卜经过霜打雪盖,最是清甜不过,和五花肉一起炖,吸收了肉香,又不失萝卜的清甜。

    青鱼被切开,鱼头和自家做的酸菜,还有冻豆腐炖成一锅,放上自家晒干的辣椒一起,干辣椒不多,略带一点辣味,压制了鱼头的腥,酸菜微微酸,咬在嘴里脆爽解腻。

    冻豆腐吸收了鱼头的鲜美,里头全是饱满的汁水,咬一口,舌头烫出泡来还舍不得吐掉。

    剩下的鱼身用来制作鱼糕,鱼脊背和肚皮上的肉被轻巧的割下来,合着切得细细的肥肉粒,一起剁成蓉,加入鸡蛋清和面粉,剁好的姜泥和葱白蓉,搅和上劲,上蒸笼蒸,九分熟的时候,打开蒸笼,将打匀的鸡蛋黄在上面涂抹一层。

    然后再蒸上一会,将蒸好的鱼糕取出来,涂抹上的蛋黄已经凝固成金黄色的表皮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再用早就准备好的,过年写春联剩下的一点红纸泡在酒里面,现在泡出颜色来了,拿一根大蒜,沾取这红色的酒水,洒在鱼糕金黄色的表皮上,斑斑点点的十分好看。

    最后将还热的鱼糕切成一条一条,放在一旁,等略微冷了,就可以切成一片一片的,下头放粉丝和木耳做成的配菜,再将这鱼糕一片一片的成环状铺在这配菜上,浇上勾好芡的浇头。

    清淡营养,老少咸宜。

    而那切鱼糕的边角料,趁着热吃,那是小孩子的最爱。

    本地也只有过年或者家里富裕办酒席的时候,才会打鱼糕。

    也只有主家的孩子,才能分到一点这种刚出锅的鱼糕。

    因此,这鱼糕的香味一出来,几个孩子就忍不住围在了灶台附近。

    就是沈佳言闻着这香味,也忍不住凑了过来。

    等到切鱼糕的时候,黄婆子也就顺手将边角的鱼糕切了几小条出来,切成了块,然后装在盘子里递给了慕玥。

    慕玥兴奋得小脸通红,这一盘子里切了约十来块。

    她看了看,先拿筷子夹了最大的一块,奉与了沈佳言。

    沈佳言也毫不客气的,接过这块鱼糕,咬一口,又弹牙又香软鲜美,偶尔能咬到一点姜粒,那一点点的辛辣,也别有滋味。

    两口就没了,沈佳言还有些意犹未尽。

    7017k

    

最新网址:www.wxshuku.la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加入书签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最新入库:禁欲仙君,请破戒  龙族:制霸卡塞尔的我想要篡位  冤家少爷,请接招  六零国营小饭馆儿  科举后,我靠种田平步青云  重生千禧大玩家  重生后,禁欲影帝的黑月光凭实力洗白了  论暴发户的自我修养  住手,我快成boss了!